中国舞剧的崭新一页――评舞剧《一把酸枣》

晋商正在成为一个十分热门的话题。人们正在发现民族发展历史中十分重要的一页。晋商,是一种商业现象,但更是一种文化现象;是一种独具地域特色的存在,但实际上对民族的进步又具有特别的意义。晋商是我们的先人创造的一个文明奇迹,是至今仍然存活在我们内心世界的文化秘密。我们企图从中寻找昔日的辉煌所在。而今,继第一部以晋商为题材的话剧《立秋》登上舞台,和广大观众见面后,又一部以晋商为题材的阵容庞大、气势辉煌的舞剧《一把酸枣》在北京保利剧院首演。这似乎把关于晋商的话题再次推向了高潮。   以舞剧的形式表现晋商,《一把酸枣》是第一次,颇有开风气之先的意味。然而,与其它艺术形式不同的是,《一把酸枣》把表现晋商人物的爱情作为舞剧的主题,因而为晋商题材的创作开拓出一片新的天地。在其它相关的作品中,均以展示晋商的商业业绩和文化精神为主。爱情只是附着其中的一个侧面,如《白银谷》、《立秋》都是如此。而在《一把酸枣》中,爱情终于冲破晋商深宅大院厚厚的高墙,走到了观众的面前。在这里,爱情,进而人类的情感世界是第一位的。关于晋商的诸如经营之道、文化理念、辉煌业绩等则是爱情的绝妙陪衬。它展示的是在这样一个特殊的人文环境中人的情感的悲剧性殒落。因此,在表达中其内容结构就呈现出这样一种模式,即首先是有关晋商商业现象的再现,之后即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主人公的爱情表达。由于舞剧本身对情节性叙述文本的天然抵触,在《一把酸枣》中,这两部分内容还不能非常和谐地融为一体,但已经非常生动地把晋商的辉煌与爱情的凄婉表达出来。可以说表达得感人至深,动人心弦。在晋商的行规中,对情、欲是持充分的排斥和压制态度的。如掌柜在外任职期间,不能带家眷,不能纳妾,一般不能吃花酒,更不能抽大烟、赌钱,只能在三年期满之后返乡探亲。而对其它学徒和伙计的要求则更为严格。就学徒而言,在学成期满之前,是不能有任何个人的需求存在的。其严格程度几近苛刻。在这样的文化背景下,《一把酸枣》中的小伙计与酸枣的爱情就走上了痛苦思念的漫漫长途。虽然其挚爱真情令人钦佩,但环绕这一美好爱情的阴谋以及对利益的贪求,就使这种经受着巨大考验的爱情变得不堪一击,其殒落也成为不可避免的悲剧。但是,在这悲剧之中,《一把酸枣》尽最大可能地表现了爱情的美好以及爱情对人生的重要影响。由于思念,小伙计从西口路上的学徒生涯中返回。又是由于爱情,使小伙计凭借更加惊人的努力和才智成长为晋商中的翘楚者。他经营的生意通达四海、汇通天下。是爱情催生了小伙计,也是爱情引发了阴谋之下的人生悲剧。小伙计与酸枣对爱情的执着、珍爱催人泪下,感人至深,使今天的我们从中看到了自身的不洁与平庸,并对真挚的爱情献上深深的敬意。  在民族性的追求中借鉴于我有益的表达形式,从而大大丰富了舞剧的艺术语言是《一把酸枣》在艺术上的突出追求。《一把酸枣》洋溢着充分的民族性。她表现的是具有浓郁地域特色的生活。其人物设计、情感发展,乃至于流露的文化理念都是充分民族性的。舞蹈语汇也以民族舞蹈语汇为主。但是,在女主角的舞蹈中,主要采用了芭蕾舞的表现方式,使整部舞剧的表现力得到了扩张,使女主角变得更加温柔可爱,楚楚动人,为悲剧性结局做了一个高跨度的铺垫。同时,在舞段的设计上,也借鉴了芭蕾的创作理念,淡化了情节,甚至细节。前后舞段之间不一定具有叙述性意义联系,而是强调自身的独立性和完美性。这使“舞蹈”的意义在舞剧中非常明显地突现出来。我们也可以说,是这样的舞蹈理念创造了展示民族舞蹈艺术的巨大空间,使舞剧有了更多表现舞蹈自身意义的可能。但与此同时带来的问题即是,舞剧更多地关注了“舞”的形式,而忽略了“剧”的内容。但无论如何,这种形式与内容的疏离仍然不能掩盖《一把酸枣》动人的光辉和迷人的魅力。舞剧把我们带入了一个特定的人文情境之中,并使我们在此之中细细地体验品味人类心灵深处的情感内容。  强调写实,并与写意性表达和谐地统一起来,是《一把酸枣》震撼人心的力量所在。作为舞剧,写实性追求往往是可怕的。因为形体语言本身并不具备具体明晰的意义。它强调的是用形体唤醒人的艺术感知,是心有灵犀的艺术觉悟,是由此而来的想象空间。但《一把酸枣》却非常突出地强调对“实”的表达。大幕拉开,一面与现实生活中晋商大院的院墙一样高一样厚一样深的“墙”突现在观众面前。这墙斑驳脱落,裂缝突露,给人一种十分逼真的感觉。此外诸如石狮、门窗、女墙、枣林、沙漠以及剧中的道具等等,都是非常生动的写实性再现。但是,舞剧毕竟是舞剧。仅仅局限于写实性再现,将严重地背离舞剧的本质。因而,其“写意”性表达的要求就在写实的基础表现得更为强烈,更为生动,更为重要。脱落的高墙,似乎暗示着已至清末民初的晋商将在辉煌中迎来自身的没落。而夸张性的横贯舞台的大算盘,既是晋商的一种形象性暗示和环境的典型性渲染,同时又是店铺柜台的象征性转换。在殷氏因为傻儿子结婚不成而命殒黄泉时,巨大的横梁的倾圮,正是她生命的终结和辉煌殷氏家族没落的象征。特别令人叫绝的是第四幕的鼓舞和第五幕的驼队。在鼓舞中,编创者一反常规,将一面夸张的巨大的“鼓”送上舞台。它既是举行婚礼时必备的道具,更是展示人物复杂痛苦内心世界的生动手段。它不是由人挥舞鼓槌击鼓,也不是由人在鼓上舞动,而是在鼓面上露出击鼓者的双手,由双手的舞动,配以相应的音乐鼓点来表达剧情。应该说,这是写意性手法的重大突破,也是《一把酸枣》的惊人之举。而在最后一幕中,庞大的驼队由真人组成,更使写意的笔法达到了极至。正因此,才使昔日晋商的辉煌再现于小小的舞台之中。这种在写实基础上的写意性表达,使两种不同的风格追求非常完满和谐地融为一体。  整体协调及强烈的视听冲击成为《一把酸枣》打动人心的重要原因。《一把酸枣》的音乐中有丰富的民族音乐的素材,但其配器与表达又充分地发挥了西洋乐器与现代音乐的手段。舞剧的灯光、舞美在营造氛围、渲染情绪、表现主题时表达得十分贴切。而人物的服装,则可谓之为符合剧情的民族服饰的大汇展。强烈的视听冲击还来自于舞剧庞大的演出阵容。在群舞中,二三十名演员同时出场还不算是规模最大的表演。可以说,《一把酸枣》把舞剧的群舞推到了极至。我们很难想象在常规的舞台上还能有更多的演员更大规模的表演出现。但这种“规模化”的追求又不仅仅是为了满足表演形式,而是为再现昔日晋商的辉煌,从而为人物的情感悲剧做出铺垫与陪衬。可以说它们很好地服务了舞剧的情感需要和剧情要求。  总之,《一把酸枣》是目前表现晋商生活的创作中具有开风气之先的作品,是中国舞剧中做出诸种积极探索的重要作品。它的诞生,使中国舞剧有了崭新的一面,增加了中国舞剧震撼人心的力量,增加了中国舞剧融多种舞蹈语汇于一体,进而创作出新舞剧经典的可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司马懿艺考 » 中国舞剧的崭新一页――评舞剧《一把酸枣》

评论 0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