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儿童心理特征与儿童舞蹈艺术特色的关系

将心理特征与艺术特色结合在一起讨论,是因为艺术特色的最终形成与艺术创造者和表演者的心理特征具有十分密切的关系。在舞蹈艺术活动中,如果说儿童与成人在生理上的差异是动作力和量的差异,并由此导致动作形态、动作节奏的差异,那么他们在心理上的情感方面的差异就是质的差异了,也即由此产生了儿童舞与成人舞在艺术特色方面的差异。什么是儿童舞蹈的艺术特色呢?

我们认为儿童舞蹈的艺术特色应当是童趣性,童知性、童幻性和童乐性的统一的整体性的反映。在儿童舞蹈艺术活动中童趣性是吸引儿童注意力,培养儿童观赏能力、审美能力,启迪儿童参与意识的重要因素。童知性是儿童在习舞过程中认识自然、认识社会、认识自我,把握感知事物的方式方法,提高综合能力的实践活动。童幻性体现着儿童自我世界的璀璨绚丽,是儿童行为能力在思维领域中完善后的艺术化反映,它是儿童艺术活动中最突出的特点。童乐性则充分体现儿童舞蹈活动自娱的性质,它同时反映着儿童舞蹈活动在儿童生活中的地位。

以上四点是我们用以界定和评价儿童舞蹈及其艺术特色的基本参照点,同时也应是我们在进行儿童舞蹈创作过程中的基本出发点。下面我们根据一些优秀的儿童艺术出舞蹈作品的成功经验,具体地对儿童舞蹈的艺术特色进行分析。

童趣性:

童趣性即儿童的兴趣、情趣。所谓兴趣是指探究成从事某种事物和活动时的意识倾向,这种倾向又是和一定的情感体验联系着的。

假如我们问一个孩子:“你最喜欢什么?”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告诉你:“玩。”玩什么?幼儿时玩积木、玩手绢、玩跳绳、玩小草、玩小虫、玩上、玩泥,待稍长大些踢球、踢毽子、骑马打仗、跳皮筋、跳绳、跳房子……凡此种种无不充满着儿童情趣,无不体现着儿童自主自立的意识倾向,这就是儿童兴趣的特点之一“直接性”,即儿童在参与活动过程中直接建立和感受兴趣。一旦他们参与了自己感兴趣的活动即表现出注意力高度集中,情感极端投入的现象,这是儿童兴趣特点之二。这两个特点在儿童舞蹈活动中都可以得到印证。同时舞蹈艺术的直观感、表象性、寄情性、模仿性等因素,也正是儿童建立和培养兴趣与情趣的依托和基石。

在儿童艺术舞蹈活动中如何突出趣味性呢?首先应注意选材的趣味性。翻看一下获得一定声誉的儿童舞蹈节目单,似乎可以看到一个鲜活的儿童世界,天上、地下、飞的、跑的、水中游的、岸边叫的、田中站的稻草人、园中滚的大西瓜、手中玩的大小木棍、睡觉枕的花枕头等等。但是这些生活中的图景是如何产生实际意义上的艺术化的儿童趣味呢?这就是站在儿童内心角度,以儿童感知事物的特点和方法去观照、分析、处理人、事、物,而后加以直观表现。

其次应讲究语汇的趣味性。捕捉儿童舞蹈的动作特征,提炼儿童舞蹈语汇,增加趣味性的含义即是应在更大范田内捕捉儿童喜闻乐见的艺术形象,并锤炼成通俗易懂的舞蹈语汇。

儿童舞蹈语汇的趣味性主要体现在如下几个方面;

1、儿童舞蹈动作形态的趣味性。儿童日常生活中常伴有大量下意识动作,如耸肩、眨眼、晃头、蹭痒、撒娇时的摇肩摆臂、跑跳起步时欲攀扶它物的姿态等。这些动作瞬间即逝,但绝具儿童特色。因其往往是在无意识状态下而为,所以当你采撷下来提炼为一种固定的、夸张的动作形态,并让儿童模仿时就会轻而易举地得到儿童的二度创作,这就成为饶有趣味的儿童舞蹈动作形态了。例如幼儿舞蹈《泥娃娃》将儿童浇水合泥捏娃娃的户外游戏搬上了舞台,那一双双娇嫩的小手揉呀、按听,最后终于捏出了个土头土脑的泥娃娃,贴上嘴巴,画上眼睛,泥娃娃活了。

又如舞蹈《小蝌蚪》仅用了一个小臂与臀部相配合的快速摆动的动作形象,再现了小蝌蚪在水中游动的情境。儿童在这组动作中不但体会了模仿蝌蚪形态的乐趣,更在模仿中注进了他们自己的欢乐嬉戏之情,因此不难发现儿童舞蹈动作形态的趣味性也是调动儿童学习兴趣的重要因素。

2.儿童舞蹈服装道具的趣味性。服装道具的趣味性也是舞蹈艺术的重要辅助手段之一。当前在儿童舞蹈艺术活动中借助服装道具等手段创造特殊艺术效果的实例非常之多:身穿黑色衣裤的《小蝌蚪》服装向上一提变成了绿色的“青蛙”服饰。

童知性:

童知性如儿童感知、认知和把握事物的方式方法和能力的特点在儿童舞蹈活动中的反映。在儿童艺术活动中“知识性”是一个广义的概念,重点突出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儿童舞蹈中所表现出的带有儿童感知事物的方式、特点,经过艺术化处理的知识性内容;二是舞蹈艺术本身内涵的知识性因素对儿童的教育和启迪。这里我们仅就第一个方面的内容进行探讨。

儿童感知和认识世界的需要是强烈的,范围是广泛的,无论是生活知识、科学知识,还是自然知识、社会知识乃至道德规范、民族习俗等等,统统在儿童求知范围之内。那么“童知性”这一概念在儿童舞蹈实践活动中是如何体现的呢?我们认为在儿童舞蹈中知识性的内容是以“爱”的方式,“模仿”的方式,体会儿童“自控能力”的艺术手段来实现的。

渔童爱大海,因为海有海的奉献;山童爱高山,因为山有山的风采;森林中的孩子爱花、爱鸟、爱树木;牧民的孩子爱俊马、爱草原等等。他们爱的对象各不相同,因此爱的方式、爱的行为也就各自相异,同时在这深深的爱中必然包涵着他们对“爱的对象“的熟识和了解,在熟识的基础上了解了事物的本质,进而生发出寄物生情的无边无际的奇思妙想,这就是爱义中的知识性内容。

模仿是儿童日常生活中增长知识和能力的最主要手段。亚理士多德认为:儿童一开始就具有模仿的本领,模访就是学习。皮亚杰认为:儿童的模仿能产生表象,是日后形成思维的准备。而从游戏的模仿到生活实践的模仿正是儿童求知过程的基本发展趋势。在儿童舞蹈活动中,模仿向儿童提供和揭示的知识性内容是:想象与联想的奇妙。《小蝌蚪》由黑变绿、由水平的游动到岸边的蹦跳;《小金鱼》在湖水中摇头摆尾的自力形态;《拔萝卜》象征着人多力量大。

童幻性:

童幻性通常是界定儿童舞蹈艺术的最显著的标志,因为幻想(又称想象、憧憬)往往是儿童心理活动中最活跃的因素。所谓幻想,就是个人对于自我追求的未来事物所进行的想象,并创造出从未知觉过,甚至未曾存在过的事物的形象。

在儿童幻想题材的舞蹈艺术中,他们可以向鸟一样在天空中飞翔,可以在地穴中作统领蚂蚁的蚁王,可以是穿行于太空的外星小超人。他们虽然弱小,但在想象中他们却是无敌的巨人,怀中抱着洋娃娃她就是妈妈,玩具锅中的碎橡皮是丰盛的午餐,等等。儿童幻想过程中真实而强烈的情感体验和对于想象情景直接表露的特点,正是儿童舞蹈艺术形象的依托,是构成儿童舞蹈艺术特色的基础。

幻想效果的产生与营造手段有实有虚,有演员的刻意追求,有编导的蓄意空白,有观众的无意识再创造,这就是我们称之为儿童舞蹈中童幻性产生与运用的具体的艺术手段。

童乐性:

童乐性是指儿童舞蹈活动主体在艺术创造过程中的非自觉性与儿童活动的游戏性的统一。即儿童在舞蹈艺术与生活游戏过程中相似的情感体验,也即自娱自乐。

前边我们曾提到儿童情趣往往是建立在自主自立的意识倾向之中的,这就是说只要他们感到有兴趣、有意思,立刻就能够全身心地投入乐而不疲。相反如果他们觉得无趣而硬要他们学而习之,任你吼破嗓子、棍棒高举也无济于事。因此也绝收不到理想改革。儿童心理上的这一特点在舞蹈艺术活动中,特别是在儿童舞蹈教学训练中具有重要意义。“使童子乐闻而易晓焉,欢呼戏笑之间莫非理义身心之学,一儿习之诸儿流布,童时习之,终身体验。“极鲜明准确地论述了童乐性在儿童艺术创作中的地位和社会作用。儿童舞蹈活动中的童乐性则是以情节内容的通俗性、直观性和动作技巧的简单易学、轻松自如的灵活性为表现形式的。

幼儿舞蹈《黑猫警长》架着摩托车追捕“一只鼠”能令满场的孩子们高喊“它在那儿藏着哪!”台上的小演员们也能煞有介事地高抬脚轻落步,猛地扑上去抓捕这个“大坏蛋”。

这些舞蹈对幼儿来说是艺术创造,还是游戏?是表演,还是自得其乐的游戏?事实上是只要他们看得懂―即通俗性,玩得来―易学性和灵活性,就能够立刻觉浸在自娱自乐的状态之下,非自觉地进行并完成艺术创造。这就是儿童舞蹈艺术与游戏的统一性。

但是有一点还是应该加以明确的,说它们具有统一性并不是说儿童的游戏就是舞蹈,舞蹈与游戏,这二者还是有着本质的差别的。首先游戏在极大程度上是一种散漫状态的运动形式,有规则但不追求规范模式,舞蹈艺术则是在一定时空范围内做标准运动形式。其次游戏时儿童自主意识倾向主导一切,舞蹈作为一种艺术形式要求儿童更具有群体意识,也就是说要求儿童有较强的自控能力。

讨论儿童舞蹈与游戏的统一性的目的,在于提醒我们在儿童舞蹈活动中要更多更广泛地注意儿童的生理特点和心理特点,更有效地依靠趣味性调动儿童参与舞蹈活动的积极性和主动性。让鲜明有趣、富有模仿意味的舞蹈艺术形象同化和统一儿童的行为,让他们学在其中,乐在其中,美在其中。

总之儿童舞蹈艺术特征具有较强的亲和力,它们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每一个优秀的儿童舞蹈往往都是具童知性、童趣性、童幻性、童乐性于一身的,它们或可有所偏重,但决不能没有,否则该舞决无儿童特色可言。归根结底我们所作的一切,只是欲将舞蹈的前面切实地冠以“儿童”二字,并以此做为与成人舞蹈的界定。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司马懿艺考 » 论儿童心理特征与儿童舞蹈艺术特色的关系

评论 0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