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蹈生

16年前,当一双精灵般的手让一支美幻绝伦的《雀之灵》在尘世翩然起舞时,人们记住了一个同样美丽的名字――杨丽萍。在很多人的眼中,杨丽萍已不啻是“舞神”。11月底,“舞神”要来杭州了,这次带来的是她今年8月在昆明公演时曾轰动一时的《云南映象》。

关于《云南映象》,很多人告诉我:这是杨丽萍把历年编创舞蹈的精粹和云南少数民族歌舞之原生态融合而成的一场歌舞精汇。而凭我的感觉,杨丽萍这么个精怪的舞者,她呕心沥血创作的这个歌舞,是无论如何值得期待的。

11月29日和30日,杭州剧院要连演两场“索菲特西湖之夜”《云南映象》。杭州,将是《云南映象》全国巡演的首站。

  关于杨丽萍――用肢体说话的“巫女”

  在杨丽萍之前,人们是以欣赏艺术的眼光在欣赏舞蹈。看了《雀之灵》,人们蓦然发现,柔美的肢体语言居然可以如此传神地表达出天地自然中蕴含的灵气。那种超越国界的肢体语言,那无声的诉说,有如灵魂中飘过一缕轻柔的风。这样的灵魂传递不是一般的艺人能做到的。于是,有人开始称杨丽萍为“巫女”。

这样一个离奇的“巫女”,却没有任何的舞蹈背景。出生在云南大理,白族人,童年贫穷、家庭离异的她,从未进过任何舞蹈学校。然而,大山、森林的气息养育了她原生态舞动的灵魂。1986年,她创作并表演的独舞《雀之灵》引起了极大的震动。她也因此成为国内第一个举办个人舞蹈晚会的青年舞蹈家。

杨丽萍说,她的舞蹈之所以能感动人,是因为她真正在用灵魂在舞蹈。她的舞蹈中纯净得不含一丝杂质。《月光》、《两棵树》、《雨丝》、《梅花》……杨丽萍用舞蹈说话,用舞蹈诠释情感,用舞蹈表达自己。

  关于《云南映象》――自然而灵性的原生态歌舞

  杨丽萍说,《云南映象》其形其根定位在云南,其根为云南民族文化艺术,其形为《云》、《日》、《月》、《林》、《火》、《山》、《羽》七大片段。自然中灵性的生命被杨丽萍柔美的身体语言完全释放出来了。

应该说,《云南映象》最闪光的亮点在于用民族歌舞艺术的形式将最原生的和最现代的,最人性的和最神圣的原创乡土经典,与舞蹈艺术经典进行整合,构成了一种截然不同的舞蹈艺术行为。杨丽萍把大地儿女对母亲的热爱化为对天地精灵的感悟,用感性的肢体语言勾起人们对家园的沉思。有人说,《云南映象》不是叙事性的常规表演,而是象征性的梦幻体验。它的形体语汇、造型艺术、舞台表演,辅以神话的意境、大跨度变幻的时空及独特的视听感受,向世人证明了民族传统文化深厚的原创力和启示性。

据悉,为了体现《云南映象》的质朴和原生态,此次与杨丽萍共舞的演员全部挑选自民间,是真正生活在红土高原的大地女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司马懿艺考 » 舞蹈生

评论 0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