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美素质培养丛书:舞蹈入门

真实的体验

200多年前第一个提出美学的德国人鲍姆加特,其美学确切地译过来,本应是感觉学。作为人类审美行为最集中的体现,艺术,不能不担起健全发展人类感性的使命,甚至干脆地说,在今天,它须责无旁贷地去拯救人类失衡的感性,推动人们对完整人格的追求。

面对社会的发展,人越来越被琐细的分工固定在片面的专一性上。社会的复杂化并未带来每个人的人性的丰富展开,它的代价往往恰好是个人的简单化,人变成社会这个大机器上的附件、碎片,臣服于无法把握的巨大的社会异已力量之下,机械地功利地服务于社会。

艺术,本是无情世界的情感清凉剂。

我不相信那么多思想家全是杞人忧天,故作惊人之谈。

如果作者哪怕只有一次认真地对待过参与舞蹈的体验,你一定还将补充:舞蹈,在行使上述艺术使命上,常常竟有超过其他艺术的独到力量。

舞蹈,使你有节奏地运动的身体最切近地去探索着空间。时间、空间、生命,是铸成一个你直接体验到的实在,最抽象的东西在此成为了活生生的感性事实。即使只是一个最单纯的华尔滋舞步,强弱弱、强弱弱,蓬嚓嚓、蓬嚓嚓,流畅的起伏,催动生命的轻快,微波小舟般地你滑过时空,享受着你参与构造的“华尔滋”时空的无限适意……然后,你螺似地飞旋起来,惊风疾雨,穿过层云,突然间猛地顿住,刀切一样爽利地回头,蓬嚓一嚓蓬、嚓,切分成节奏,探戈!你被抛到另一个时空结构中,用生命的活力去收获你涌入世界的另一种丰富。

缺少舞蹈体验的人,难道他与时空的交往没有令人遗憾的贫乏?同他朝夕与共的时空,难道竟然大量地游离在他的实感之外?他苦思冥想力求抓住时空的概念,真真实实地时空感却也许已与他擦肩而过,失之交臂。

虽然你有一个聪明的脑袋,可是,千万别鄙视你的身体,别小看你寻常动作的企图。

事实上,动作经验乃是人类一切知识经验的基础。幼儿最初就是主要凭藉动作的触知与世界建立关系的,动作知觉经验成了事物概念的基础。随着心理能力的发展,在动作经验基础上建立起的事物概念逐渐独立起来,并成为进一步展开认知活动的内在工具和同化模式。这时,动作的直接感性经验看起来似乎不直接发生作用了,然而它的退隐并非消逝,它在暗中仍然左右着我们的智慧与灵性。每一次对新纳入的经验的整合,每一回精神内容的表达,无论直接使用的媒介是语词、色彩线条、还是旋律节奏,事实上都最终要动员起全身心的配合。

作为动作艺术的舞蹈,其价值确实有待大加开发。

美化生活

舞蹈只是动作天地里的一小部分。但所有动作现象中,大约只有舞蹈,才以对动作的直接体验为目的,才以动作为自己直接领略的对象,才直接关心动作自身的形式与意味。体育旨在竞技与锻炼;武术意在防卫与攻击;种种生产动作与生活动作,总都指向直接的功利目标。

而舞蹈,是审美地动,诗意地动,创造性地动,从动中领会动的意味地动。

人们在舞蹈中追寻的是美,是风格,是神气,是韵味,是情调,是境界,是精神,是灵魂,是动作有节奏,有形态,有风韵,有感情,有内涵的对时空的涌入中人的生命存在的自我观照。

舞蹈使人们的身姿美妙,任何人都能看到这个浅显的事实。职业性的挑选,加上艰苦的专门训练,成就了舞蹈者身姿炫目的美。即使并未翩翩起舞,在混杂的人群中,一个优秀的舞者立刻就会被轻易地认出。古典芭蕾集中体现了文艺复兴以来欧洲上层社会关于人的身姿美的企望,各位芭蕾大师的风范,又反过来塑造和强化了人们相应的美感观念,影响着欧洲人的日常仪容。现代社会文化的多元并存,反映到身姿审美成就,造成了身姿审美的多元局面,它们与现代世界舞蹈群峰争秀的现象遥相呼应。不管你从中作何选择,今天至为突出的一点是,社会上对身姿美的追求与舞蹈在这个方面领导时代新潮流的彼此呼应,也许达到了史无前例的广泛程度。在舞蹈较为发达的美国,学舞的人之多令人惊讶,不学舞的年轻女孩极为罕见。这里的主要动机,不能不是对健康向上的身姿美的追求。事实上,学舞以求身姿美,并非现代的新事物,它可以说从来就是舞蹈的一种功能、一种伴随现象。

身姿之所以能从它获得美,决不单单是外形修饰的结果,那后面支撑着的是生动的气韵与丰富的内涵。如果只是体格外形的健美,体操足够了。然而体操不够,体操有的是外在的准确,却从不涉及风格、情韵、气质、境界、诗意、灵魂,这是舞蹈独步的领地。量着标尺迈出一步,只是机械的一个台阶;贯注着生命冲动和创造性想象,一步迈出一种情调、一种风韵、一种性格,或如流波一样飘浮,或如花瓣展开一样优雅。

美在诗境、诗意、诗韵中,尤其在现代诗中,仅占狭小的一隅。诗,只从根本上表明着一种以生命对生命的对人生世界的感性关切,一种以浑然圆融的生命守护着生命浑然圆融的存在的状态。简单地说,诗,本质上就是充满惊奇地体验着生命的一呼一吸!由此,在美之外,诗就有了崇高、幽默、滑稽、超然、冲淡。深切,甚至怪诞、奇诡等等。因而,身心的诗化,在中国古代文化中,甚至出现了老庄“坠肢形”一路,尽力在对身形的贬抑丑化中以高反差的效果将内在精神凸突出来。比如,大凡真人、高人、至人、得道之人,总都是些痴人、怪人、丑人、残人,要么腿瘸面麻浑身癞,要么举止疯癫穿戴脏。莫非此种旨趣真不知身姿美的好处?当然不是。它是要超越形体美,达到更深层的诗美。它是放浪形骸、精神超人、玩世不恭,是以出世姿态入世嘲讽,是一种反抗一种无可奈何!其结果,因为“有深意藏焉”,那“坠肢形”的旨趣,自成了一种奇特的身心的诗化,一种怪诞的身姿美,竟渗入中国舞蹈中,成就着重神之气韵生动而轻形之造型优美的风格。而在现当代,舞蹈重趣重意的倾向,可以说是世界大趋势。一个人的身姿风度,一个舞的舞容风范,很有味儿比很优美,也许更能令人神往。拉丁舞、爵士舞、迪斯科、霹雳舞,往往比华尔兹、布鲁士更能引起狂热的风潮。

人更需要诗!舞蹈使人身心诗化的内蕴,一定将是它备受青睐的更深远的动因。

随着热带海洋的风轻轻地悠开去,慵懒又活泼的海波从头到脚在你身内流动回旋。

赤脚紧紧地辗在黄土上,盘桓又盘桓,一次次对大地的亲吻。

向心引力永远将他拽回,可他同样永恒不怠地跃起又跃起,在跃起的旋动中伸向神圣的高度。

让生命充满活力

人生于世,与天、地、人、物相交往,故有情动。情动于中,聆听之、观照之、品味之,发为咏叹,便是诗了。按先儒的见解,诗性不可滥发。发乎情,须止乎礼义,不逾规矩,有节有度,才归于正道,才有君子的行止。但是,要使当事者不觉这节度、这规矩、这礼义是纯粹外在强制力量,而是感到它们原本发自内心,是内在的要求,就需要乐舞艺术使之冲和,把它们与生命的自然情趣融会为一,让情与理、乐与礼互相包容、互相补充,充满生机地化入君子人格浑然的圆融中。这就是所谓的成于乐。在与生命最直接最全面的关联下,乐舞对身心的诗化,被先秦儒家文化提到了极高的程度。

舞蹈使身心诗化,说起来仍可算一层交流――舞者舞之以自身交流。不过,一个内循环的圈,说明不了舞蹈的整个世界。智慧的生命舞蹈着,与别的生命智慧,与天与地与其周围的一切,甚至与幻想的神鬼精灵,理所当然地就要迎头撞上。

依据传统的宇宙观念和模式来构造舞的结构。比如在舞者数目、道具形式、舞蹈时间、舞蹈动作、舞蹈阵式场图等方面,极力体现出阴阳八卦、五行生克、奇门遁甲等种种象数符号、关系的结构,仿佛舞蹈就是宇宙式样的一种化身、一种象征。在舞蹈中,人们踏罡步斗,拜四方踩八卦,舞灵物跑场图,藉此与天地相交往,参与乃至去谐调造化的作为,以寄托自家的愿望,祈福禳灾。舞蹈之与天地宇宙相交往,确有深厚的文化意蕴。

舞蹈的交流,原来是本于爱心的交流,是亲和精神的交流。

在共同的舞蹈中,舞者彼此间是和谐、默契,还是抵牾、相左,往往极能说明他们性格气质的相互关系。并且,这种说明具有特殊的深度,十分微妙,每每轻而易举地超越语言和一切障碍,显出敏锐的透明。一对交谊舞伴侣,随着音乐一迈开舞步,这种感觉便立即透过两人接触的身体中传遍整个身心。对方是僵硬的、呆板的、专横的、游移不定的、粗鲁的、攻击性的、别扭的或是柔和的、坚定的、善变通的、流畅的、坦然的、体贴的、很配合的、彬彬有礼的,舞姿上的相互传感,一下子就会把两个性格的关系的最真实的感觉充分传达。

随着舞蹈交际的发展,新舞种不断涌现,人们新的精神交流在这舞蹈的立交桥上飞舞起欢乐的交响。在华尔兹的优雅之外,有了伦巴的浪漫、探戈的豪放;在少数民族传统的习俗舞风中,渗入了当代的节奏;宫廷交谊舞严整的程式,先让位于更自由的舞厅双人舞,紧接着,狂放不羁的迪斯科之类又异军突起――舞者从原本的舞蹈定位以服从整体,到双人自由组合,再到独舞,一对多、多对一的极端的自由与活泼,以及3种状态共享与并存,舞蹈交流的世界显然是越来越拥有了自由而丰富的天空。

在现代舞的训练中,艺术家们更深入、更自觉地拓展着舞蹈交流的天地与方式,个体与个体、个体与群体、人与人、人与环境,随时都能在一个舞蹈动机下聚合,或启迪出全新的舞蹈动机。比如人与树,因人而异,因树而异,因时而异,每个人都可能与每棵树构造起独到新颖的动态与造型,大自然成为人类艺术创造的永恒灵感!又比如有一种乱跑的舞,一群舞者限定在一方坪地上,不给任何提示与规定,一声令下,各自起跑,间以穿梭、旋转、跳跃。开始,你会发现,他们互相常常乱撞,不是纠成一团,便是迎头断了对方的路线。但是奇妙,坚持下去,一种默契便会慢慢形成,人们跳来窜去,令人眼花缭乱,但舞者们竟似有条不紊,且各人奔跑的路线益趋伸展流畅。

舞蹈的交流的确是妙不可言,舞蹈交流总是把人们引向和谐,舞蹈交流使人类多一条理解的通道、多一份博大的爱心、多一种精神的五彩境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司马懿艺考 » 审美素质培养丛书:舞蹈入门

评论 0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