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蹈的语言

音乐的语汇洋洋大观,舞蹈的辞语更绚丽多彩。不同的民族、不同的地域、不同的时代、不同文化背景的舞蹈艺术家们创造出了气象万千的舞蹈,也就创造了气象万千的舞蹈语言。德国现代舞蹈艺术家玛丽魏格曼也说,“舞蹈是表现人生命的情调的一种活生生的语言。”这“生命的情调”就是“借身体动作以表达思想感情”(邓肯语),这“活生生的语言”就是以人体为媒介的动作姿态。舞蹈是一种人体动作的艺术,是借着人体有组织和有规律的动作,通过创作者对自然或社会生活的观察、体验、分析,然后用精炼的形式和技巧,集中地反映某些鲜明的人物和故事,表现个人或者一些人的生活、思想和感情。在舞蹈的世界里,无论创作者追求表现或是再现一种生活或是一种思想感情,它们都必须诉诸于人体的动作姿态。所以,人体的动作姿态是舞蹈艺术的根本特征和艺术形象的表现手段,舞蹈的语言就是舞蹈化了的人体的动作姿态。

由于人类有多少种舞蹈就有多少种舞蹈语言,舞蹈语言的丰富多彩性由人类生活的丰富多彩性所决定,因为任何新颖活泼的舞蹈的语言决不是艺术家凭空杜撰出来的,它来自于生活。舞蹈源于人们表达感情的自然形态动作,但人们日常生活中欣喜万分与悲愤之极的手舞足蹈决不等于就是舞蹈,舞蹈是被艺术家们为表达一定感情经过精心加工提炼的人体的动作和姿态。所以,我们又能通过艺术的特性,认识和把握千姿百态的舞蹈语言的基本元素、基本特征和表现形式。

构成舞蹈语言的基本元素是人体的动作姿态、表情和造型。“舞蹈是由感情产生的运动”,是“身体的一种有节奏的运动”,舞蹈的姿态是整个人体协调运动的产物,舞蹈者通过头、眼、颈、手、腕、肘、臂、肩、身、胯、膝、足等部位的协调活动,构成有节奏感的舞蹈动作、姿态,直接表达人的内心活动,反映社会生活。舞蹈的动作包括上身的舞姿和下身的舞步。最早的原始舞蹈动作,大部分是模拟生活的外在形态,通过对飞禽走兽的模仿和农耕狩猎等动作的再现,抒发人们对生活的激情。我国源远流长的民间舞其中许多动作来源于生活,如扑蝴蝶、捕鱼、推小车、射雁、双飞燕等动作,它们虽经过艺术美化和变形,但仍然能显现其生活形态。另外还有不少动作,仅仅表达人的内心情绪,它并没有具体实际的生活内容和生活依据,而是一种单纯的情感表达,如我国的红绸舞和芭蕾舞剧《天鹅舞》中双人舞的一些动作和群舞动作,这种抒情动作富于象征,也被称之为“抽象性舞蹈活动。”舞蹈的语言主要运用这两类动作组合而成。

舞蹈的表情是通过面部的表露、手臂的传情、胴体的摆扭、足部的移动来统一表达人的内在情感,它对揭示人的内在心理活动、表现多种情绪变化具有重要作用。在表演舞蹈和舞剧时,演员的眼神的作用特别重要,它通过眼睛表露出特定的心理状态,如我国汉族舞蹈十分讲究训练眼的表情,并且分有喜眼、嗔眼、怨眼、怒眼、哀眼、爱眼等多种表情。舞蹈的表情不单由某一个动态部位来体现,如果眼的表情没有身体其他部位相配合就很难完整表达丰富的内心感情和准确反映出特定的美的神韵。同时,当每一个舞蹈动作都充满了表情之后,整个舞蹈的表现力就得以实现,这即是舞蹈表情的魅力所在。

造型是由舞蹈家从生活的动的规律出发,根据舞蹈规律进行提炼、加工,反映人物的感情、气质和神态的外在形态,是具有内在含义的一种神形兼备的融合体。无数动中有静的舞姿流动和静中有动的亮相,构成了特有韵味和风格,展示了人物的性格特征,塑造了有血有肉的舞蹈形象。如舞剧《丝路花雨》中英娘反弹琵琶的舞蹈动作组合的造型,充分表达了英娘天真、淳朴的性格和敦煌舞姿的神韵。

舞蹈的动作、表情、造型构成了舞蹈艺术的特殊语汇,也成为舞蹈的主要表现手段。此外,手势、舞步、舞蹈画面和队形(舞蹈构图)、哑剧等与动作、表情、造型相辅相成,提供了塑造舞蹈形象的综合、有力的舞蹈手段。

舞蹈语言的动作、表情、造型三个基本元素也决定了舞蹈语言的特征和舞蹈艺术的特性――动态性、律动性、强烈抒情性、虚拟性、象征性、造型性。所以,认识和理解了舞蹈语言,就认识了舞蹈艺术的特性,也就使我们更好地了解舞蹈艺术的审美特征,更好地在欣赏舞蹈艺术中获得美感。

动态性是舞蹈艺术最基本的特性。它指舞蹈以人体躯干和四肢作各种动作姿态和造型来形象地反映客观事物和人物的精神世界,塑造舞蹈形象。这种人体的有节律和美化的动作作为一种形象化的舞蹈语言呈现在人们眼前,而且这种动态性舞蹈语言,体现了创作者的形象思维和艺术构思。如舞蹈《再见吧,妈妈》中战士与母亲诀别前行军礼、冲向敌群;《水》中傣族少女的洗发、濯足等这类外在的“表象性形态动作”表现了战士为祖国献身的英雄主义精神和傣族少女对美好生活的热爱之情。而《春江花月夜》中的舞蹈没有展示具体的表象,但通过“抽象性形态动作”的舞蹈语言却揭示出了我国古代少女纯洁、娴静、善良、含蓄的内心世界和性格。

律动性是指舞蹈中全部人体的形态动作,都是按照一定节奏有规律地进行流动的。律动性决定了舞蹈动作的大小、动静和沉浮,制约着舞蹈语言的组合,其核心是节奏。作为舞蹈艺术的节奏,是把所要表达的生活和感情的节奏作规律性的序列的整体安排。其中,内在情感是节奏的基础,外部动作是节奏的表现形式。而不同民族地区和不同国家都有各自特有的思想感情、习惯风俗和生活情趣,经过历代舞蹈家的提炼、整理,逐步形成了各具风范的有规律的舞蹈语言,呈现出不同节奏,产生不同韵律和风格。如蒙古族民间舞的甩肩、抖肩,西班牙舞的双手有力的上下甩动和脚下有力的打点。律动性还与音乐的节奏紧密相连,音乐是“舞蹈的躯壳”,只有把舞蹈自身的灵魂放入音乐这个“躯壳”中,舞蹈才具有统一和整体的韵律美。

舞蹈是人类感情最集中、最激动时的表现形式,人的形体动作能抒发最激动时的心态,表达丰富的内在感情。所以,舞蹈也被称为“动态的形象诗歌”。它不同于电影、话剧等表演艺术,它不擅于表现事件的过程和情节,它是通过抒情来叙事,而叙事也是为了抒情。因此,舞蹈的本质是表现性艺术而不是再现性艺术。由此,作为舞蹈和舞剧的题材和情节、细节通常是充满诗情画意的,舞剧《天鹅湖》就令我们在诗情画意的舞蹈形象中领会那纯真的善和美。

与其他的表演艺术相比,舞蹈艺术具有更强的虚拟性和象征性,如同图案、花纹这类装饰美术。例如在我国汉族传统戏曲中,一根马鞭、一支船桨等即可有象征性示意,而马、船、轿等都是虚拟的。如我国的现代舞蹈《丰收歌》中黄色纱绸的舞动象征着稻浪翻滚,《无声的歌》中张志新领口上一朵红花象征着她的喉管已被切断。虚拟性、象征性以生活为基础,概括地反映了生活的本质,它为舞蹈艺术开拓了极其宽广的表现途径。这种虚拟性、象征性使一代代舞蹈家设计出各种美丽的姿态,形成相约俗成的一套严密管理的体系,各国的古典舞蹈都有这种体系,如我国包容了古典舞蹈的京剧和欧洲的芭蕾舞剧都形成了规范化、程式化的舞蹈动作体系。程式化、规范化大大提高了舞蹈作为一种艺术品的审美价值和承传价值。

舞蹈动作所组成的舞蹈语言在人们的眼前瞬间即逝,但舞蹈的“造型性”使舞蹈动作在连续流动过程中给人以明晰的美的感受,并且在片刻的停顿和静止时呈现出舞蹈内在含义的韵味。造型性的特点是动中有静、静中有动、动静有序。它能充分展现人体线条和动作的美、集中反映内在的神情,显现出浓郁的感情色彩和性格特征。优美轻盈的舞姿,给人以高雅、幽静之感,粗犷健壮的动作,给人以刚强英武的印象。如果舞蹈缺乏造型性,就势必形成一连串模糊的、令人看不清的动态。这便无美感,也无抒情性和节奏感了。在我国的古典民间舞中,舞动长绸、手绢、扇子时,都在动作的连续流动之中体现出“造型性”的特点,在静止时呈现出丰富的感情色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司马懿艺考 » 舞蹈的语言

评论 0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